来自 艺术 2019-04-17 14:22 的文章

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微胖男子

  说到底,人工智能绘画,其实是突破了人类自身的极限,从而让绘画分析进入到一个更为广泛的视野中。任何科技的诞生,最终都要以人文精神为出发点和落脚点。人是一切发展的基础和原动力。如何通过人工智能,打开绘画艺术的新领域,才是我们今后需要探索的重要命题。

  这幅画来自巴黎的一个名为Obvious的艺术团体,他们为了让这幅画问世,将1.5万张来自十四至二十世纪的经典画像输入进软件,逐渐“浸入”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使得软件能够理解肖像画作的画法规则,它都在用前所未有的方式。

  2018年10月25日,在全球最为著名的佳士得艺术品拍卖会上,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名字叫“爱德蒙·贝拉米的肖像”画作,最终以43.25万美元(人民币约301万元)的“天价”被拍卖,而这幅画当初的预售价格仅仅设定在7000到1万美元之间。很多人相信,这幅不是艺术家绘制的作品将和毕加索《亚威农的少女》、蒙德里安《红、黄、蓝的构成》和安迪·沃霍尔的《玛丽莲·梦露》一起载入艺术史册。

  画中,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微胖男子,露出了白色的衣领,面部模糊不清,五官更是难以辨认。这幅画从构图角度来看,有些不规则,甚至有些怪异,画中主体人物的位置有些向左上角偏移,画布其他位置留有大片空白。在画作右下角有一个别样的签名,签名是一串长长的数学公式,这组公式其实就是创作时的实际算法。

  由三个25岁的年轻人组成。Obvious团队已经制作出了11幅肖像画,的确,确保系统绘制出的每一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。而《埃德蒙·贝拉米像》是这其中最新创作的一幅。实现人性化的质量和准确性,截至目前,“人工智能”这个词语在近些年被频繁提及。并为算法中增加了随机化模块,这些画被统称为“贝拉米家族”,人工智能无论是在医学领域展现出来的医学“天赋”,然后使用谷歌公司研究员伊恩·古德费罗开发的“生成性对抗网络”(GAN)新算法,确切来说,还是在中英翻译方面,